tbl9 k4wu woyg w7lw aooe 181b 6aok kxh8 46oc 0y4e

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【222】你在我心中最好!(四五更合并)

    于凌退了退,尴尬地背过身,像是一个做错事儿的孩子,“我敲门了,你自己洗澡没听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还挺有理!

    田寻气得想吐血。(看啦又看)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手臂往门口一扬,“走,不要赖在我的房间!”

    于凌不干,坐回沙发,撅着嘴,冷道,“偏不!”

    “走不走?!”田寻生气了,拖着于凌就要往门口送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周妈慈祥的声音便传进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老爷让我给你们带了两瓶红酒上来!”

    田寻怔住。

    于凌却哈哈大笑了,一副有你爸撑腰的表情对着门口回应,“放门口就行了,阿寻在洗澡,没穿衣服,不方便开门!”

    周妈咧嘴笑了下,将东西放下,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田寻气地拎拳头,“你真是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就是看了你两眼么?”于凌龇牙咧嘴地瞪了他一眼,“你这身材也没见得比我好,我可有八块腹肌哎!”

    说着还掀衣服给对方数。

    田寻尴尬地坐回去。

    于凌追上去,“喂,你洗澡,用剃须刀做什么?”问完,又自问自答,“哈哈,是不是用来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于凌多想,田寻紧跟着就解释,“刮胡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刮胡子啊,我还以为……”挑逗两句,发现田寻的脸已经通红一片,他方才作罢。

    手指伸出,在田寻的肩上戳了戳,“你要不要去把身上的水擦干啊,要不然地板该脏了!”

    这好心提醒没有得到田寻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脏不脏,是我的事儿!”田寻气地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切,凶巴巴的,一点儿风度都没有?!”靠向沙发,翘着嘴巴讽刺,“这我一个大男人看了,你就要吃了我。那要女人看了,还不得怎么着啊你!”

    田寻不想说话,只是从桌子上拿了烟盒抽烟。只是这过程中难免给于凌几个白眼。

    后来于凌坐得尴尬,就将放在门口的红酒端了进来。自作主张地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一边喝,一边悠闲自在地佯装,“好香啊,真香啊。你想不想来一杯啊?”

    田寻看他的样子,有些想吐,但将他赶出去,却觉得有些不大可能,沉默了许久,一只手伸出,拿了倒扣的酒杯,也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于凌啧啧笑问,“好喝吧?”喝了半杯,单手撑着沙发又问,“哎,那天你去酒吧在等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田寻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都说那里面的女人、性、感漂亮,你是不是也为了满足生、理、所需啊?”挤眉弄眼地调侃田寻。

    田寻的额头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哎,看你心情不好,要不明天,我带你去看赛车比赛好不好?”于凌放了酒杯,激动地凑上去问。

    田寻没理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桌前的手机铃声响起来,田寻一看,立马着急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急切。

    “阿甜,你这几天去哪儿了,你知不知道你走的这几天,父亲都急疯了?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田甜声音很低,带着自责,她道歉,“哥,你放心,我没事儿,我很好,过一段时间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身上……有钱么?”

    对方笑答,“依侨给了我一些,够用!”

    想到那位靠谱能干的依侨小姐,田寻悬起来的心,慢慢地放下了。

    于凌知道他有个妹妹叫田甜,同傅家大公子结婚吹了的事儿也上了杂志。对此,他表示稀罕。

    “喂,没看出来啊,你这么关心你妹妹?”

    田寻怼他,“如果她是你妹妹,你会不关心?!”言语间,讽刺于凌是个独生子。

    于凌摇摇手,满不在乎,“我来又不是同你吵架的。”闷闷地站起来,“饿了,下去吃饭!”

    田寻对他在自己家里的主客颠倒一举,怒火中烧。可由于对方那不可冒犯的身份,他只能强忍着,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大清早起来,依侨发现男朋友正在厨房里忙早饭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在菜板上,手起刀落的姿态,感到异常的温馨。

    如果每天的生活总是像现在这样,那她还真得感谢别墅里的外公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让自己的人生轨道起了变化,又怎么可能会遇到如风,遇到她生命长河里的真命天子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好像发现了背后有人,穆如风转过脸来,黑漆漆的眼神里起了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温柔体贴。

    “过去桌子前坐好,早餐一会儿就到!”

    依侨醒神,背过身,“好啊,我先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忙完后,才听从命令地坐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只见得穆如风端出一盘小馒头放在依侨的面前。

    依侨未动。

    对方拉开板凳,坐下,有些疑惑,“不动筷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男朋友的俊俏温柔尽收眼底,她便有些不好意思。所以突然的回答,也只是一个哦字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身衣服,你穿上,还挺好看!”穆如风注意到了她身上的情侣服。

    依侨也赞同地点头,“如风也不错!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品味不错?”穆如风自恋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依侨会心一笑,“对,你什么都好!”

    穆家吃饭,往往都是指早饭。所以对于依侨偷懒睡觉地事儿,穆如风非常包容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,不仅让她不要着急,还告诉她,吃好早饭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如此体贴,依侨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    大概九点左右,两人方才出发。

    依侨指着跑车,“你开还是我开?”

    穆如风握紧钥匙,“我来吧?”

    上车后,回头看了女朋友一眼,他问了句,“有没有想听的歌?”

    依侨笑脸相盈,“纯音乐有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放了纯音乐,两人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来到小区。

    依侨拉着穆如风的手,在门口好一阵打量。因为担心对方说自己浓妆艳抹,所以她化了淡妆。

    步入房间,穿了拖鞋,方才走进去。

    把自己买给老爷子的补品递给阿姨后,才进屋。

    大厅正中有一个桌子。

    上方坐着穆老爷子。

    桌子两旁摆了板凳,上方如数放着果仁,瓜子,以及糕点。

    看到依侨最先到,穆老爷子温和地笑了。

    起身,拍了拍座位,“来,依侨,坐伯父这里来?”

    依侨点点头,将包递给穆如风,自己则轻轻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着依侨,又看了眼儿子穆如风,“这次你们穿情侣装来看伯父啊?”

    依侨扯扯袖子,“伯父见笑了?”

    穆老爷子把桌子上的糕点往依侨边上一推,“哪,多吃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依侨恭敬地拿了一块,尝了下,再回答,“谢谢穆伯父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穆老爷子说完后,迟疑地看向身旁的保镖兼司机老汤,“把我准备的东西拿过来!”

    司机老汤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,递给穆老爷子。

    穆老爷子将其放在桌上,“依侨,这是伯父给你的见面礼?”

    依侨看了眼红包,莞尔笑了下,“穆伯父要给红包,也得等我和如风结婚的时候再给啊。”伸手将红包推过去,指着桌上的糕点,“今天,依侨是来同伯父吃饭的?”

    委婉地谢绝了赠礼。

    对依侨这个儿媳妇,穆老爷子眼里心里都满意,这次让依侨过来吃饭,其实也不过是走个形式,让依侨先行感受一下家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依侨,伯父刚还在想呢,你和如风什么时候?”穆老爷子提起这事儿,眼睛里都泛着七彩霞光。

    好像自己这三儿子,有个女朋友,并且愿意结婚,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儿。

    “伯父别着急,这件事儿我们已经在筹备了,有具体的消息,就通知您。”依侨胆大地对穆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穆如风,拉了板凳,坐在依侨的旁边。

    维护妻子,笑着回应,“父亲,结婚前,我们一定会报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痛快,如风,你说得啊,这次不结婚,你就算说谎了。”穆老爷子像个孩子一样,对穆如风的婚事儿,感到十分着紧。

    依侨笑了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氛围,如果……如果不算上旁的人,或许还真得挺温暖。

    起码比收养自己的那个家庭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哪,儿媳妇,吃瓜子!”穆老爷子将桌子上的瓜子往依侨的面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被穆如风截掉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穆老爷子解释,“父亲,依侨今天出门,特地打扮了一番,现在吃瓜子,容易抹掉她最喜欢的口红。”

    实力护妻的架势,让依侨一阵哆嗦。

    很是尴尬地瞪了穆如风一眼,依侨抓了一把,委婉道,“伯父,没有这回事儿,如风说笑得。口红……口红掉了,还可以再涂嘛。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乖巧,让穆老爷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一边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又有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是大公子穆舒铭和sweet咖啡店经理苏大棠,以及二公子穆如云和那女艺人南汐。

    保姆阿姨和乐地笑着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吴姨,三弟那小子到了吧?”问话的这位,自是性格洒脱不急的穆如云。

    吴姨微笑,“二少爷,到了到了。三少爷还带着依侨小姐登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快!”穆如云将东西一放,就奔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看着桌子上五颜六色的糕点,心里乐开了花,“父亲,难得把我们最喜欢吃的糕点儿买回来。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大方!”

    穆老爷子看着老汤,“看见没,老汤,我这吃货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么,小的时候,总不让我吃!”穆如云眼珠子瞪得老大,吃了块糕点后,方才起身,拉着苏大棠坐过来。

    他向来爱向父亲撒娇,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,其实最宝贵的温柔不过给了身旁那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苏大棠。

    穆如云对苏大棠可以用一个词汇形容。

    温柔体贴。

    拉过板凳,指着自己身前的位置,“哪,大棠,坐下!”

    苏大棠寻常是绝对不会这么听话的,可看身旁的,是穆如风。

    他的眼角忽然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在穆如云恰巧地捕捉到后,自己也开心了许久。

    穆舒铭带着女艺人南汐也来到了座位前。

    坐在依侨的旁边。

    依侨看到穆舒铭的脸,想起可怜的闺蜜田甜,心里莫不自在。

    思索良久,不由得咳嗽了下,问道,“伯父,有…有水么?”

    穆如风观察细致,站起身来,“想喝什么茶?绿茶,花茶,还是红茶?”

    依侨笑答,“什么茶都可以?”后面一句,只要是你泡的,她自己给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泡了茶后,走到依侨的身后,“这茶有些烫,凉了再喝?”

    泡茶这种事儿,穆如风经常做。无论是家人,还是战友,他都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倒是屋里那和蔼可亲的阿姨觉得这三少爷真真与众不同,不愧是人、民、子、弟、兵。

    偌大个穆家,有三少爷这么一个军人,真的是无比荣耀。

    穆如云看桌上气氛怪,伸手也对着吴姨喊,“吴姨,宝宝也好渴?”

    “来啦来啦。”吴姨觉得二少爷穆如云是一个唯一替他人着想的少爷,因为他,往往在最尴尬最关键的时候,起到调和气氛的作用。

    尽管是拿卖萌撒娇被嘲笑的姿态来换取。

    依侨见穆老爷子也有些手足无措,立马换了脸色,兜转过头,看着穆舒铭,“大哥,最近咖啡店的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没想到第一个开口同他说话的是依侨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依侨推了推糕点,“你咖啡店的咖啡不错,下次我一定光顾!”

    穆舒铭也不小气,“弟妹来,咖啡店的咖啡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依侨冲他一笑。

    的确是真诚的。

    田甜喜欢穆舒铭,是感情上的事儿。她不能因为自己的闺蜜吃苦,就把一切火气发泄给穆舒铭。

    这有些不公平。

    穆如风对其表现感到震惊开怀,正对坐着,朝依侨挤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依侨用眨眼睛,回应。

    穆老爷子惊诧地看着依侨,“依侨和舒铭认识?”

    依侨点头,“认识,我去过大哥的咖啡厅。他创立的咖啡厅,格局优雅。咖啡不同口味,很不错!另外他以前设计的发卡非常漂亮,水晶蝴蝶形状,三千元一个。”回过头,笑问女艺人南汐,“南汐,你说大哥是不是一个天才?”

    女艺人南汐微有些不舒服,可还是平静地回答,“对啊。穆伯父,舒铭真的很棒,在国外学成归来,自己创业。”

    穆如云调侃了一句,“呵呵,夫唱妇随的,大哥,你和南汐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

    穆老爷子也将目光转到了女艺人南汐的身上。

    南汐抿了抿唇,虽然很想答应,但为了自己所爱的那个天衣无缝的计划,她只能压抑自己对他的感情,“如云,你又乱说,我同你大哥是好朋友,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,再说了,我……有男朋友的?”

    “有男朋友了啊。不好意思。”穆如云挥挥手,又将话题转到依侨身上,“依侨小姐,我就不催你和三弟了,但要抓紧哦?”

    “我?”依侨撑着下巴,“快了,正在筹备中,二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恭喜恭喜。”穆如云拱手,笑对依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每天万更(今天有两更合并章节),奋斗万更,眼睛已瞎。订阅了我的才是真爱。